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旅游频道 > 旅游资讯 > 悠然居:梦回边城 时光悠然
悠然居:梦回边城 时光悠然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 湘西网

此岸如现世,彼岸似来世——一条方头渡船,正缓慢自茶峒向洪安渡去。满船行渡人,一江烟雨梦。

  团结报全媒体记者 石 健

  到达边城茶峒,是在一个冷寂的春夜。

  小镇街巷几无行人,店铺与人家的稀疏灯光将清水江一线映衬得悠远缥缈,河对岸洪安码头的红灯笼装饰着夜色,也装饰着边城梦境。

  悠然居立于从文街上,背倚清水江。它熏染着一座边城的呼吸吐纳与日常烟火,因此,它像所有茶峒人的居所一样,时刻以木质的温柔等待疲累的游子归家。


一江之隔,悠然居正对清秀小巧的秀山县洪安古镇。两地百姓自古一衣带水,相望相依。

  一

  推门而入,即是满壁书墙。书是世间最美好的装饰品,书让前台、咖啡厅、茶室、会客厅等集多种功能于一体的狭长空间瞬间安静了下来。这里不如说是一个书吧。暖黄的灯光点亮着眼前的书本,温暖着寒夜归人的心,也隔绝了人世的喧哗与骚动。

  在这里,可读书、可品茗、可聊天、可发呆。进入悠然居的那一刻,心便被宁静、闲适、悠然所充满,迫切放下所有烦恼与牵绊,真正做一回无俗事挂心头的闲人。

  如果说前厅给人以宾至如归的融融暖意,那么隐于其后的天井则令人惊艳。这弹丸之地,竟容纳了小桥、流水、山石、草木、鱼鸟几乎所有中国园林的造园要素,更呈现了石雕、木雕、织染、园艺等多种艺术形式。一步一景,移步换景,哪怕是在这样的暗夜,仍然看得见石头的闪光、听得见鱼鸟的游跃、闻得见花草的清香。灯光从前厅巨大的落地玻璃窗透出来,照见天井里以瓦片铺就的地面,亦照见民宿主人朴拙、古雅、悠然的心。

  过天井,至客房。

  14间客房,14个名字,全以“然”字为词尾,全来源于民宿主人多年来对生活的感悟:忙时“井然”,闲时“自然”;顺多“偶然”,逆多“必然”;得之“坦然”,失之“怡然”;捧则“淡然”,贬则“泰然”;悟通“八然”,此生“悠然”……住进这些房间,人们面对财富与权力的纠扯、生活与生命的拷问时,必然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开示。

  14间客房,14种风格,从鲜艳热烈的东南亚风格到繁复厚重的美式风格,从传统古典的中式风格到古朴绚丽的苗族风格,一应俱全,别有洞天,调和了所有人对家的审美需求。但不论哪种风格,绝不吝啬空间。间间是大床,洁净柔软;间间有斗柜、电视柜、床头柜,大且厚实,全是民宿主人四方行旅寻来的纯原木手作。

  悠然居的在在处处,都体现着主人的用心用情——因此,这座建筑也就不再是单纯的居所,而成为散发着香气与体温的家。

  此中入眠,一夜好梦。

悠然居,立于边城茶峒的从文街上。它以木质的温柔等待疲累的游子归家。

  二

  晨起推门,立于宽敞的阳台上,扑面而来的是清水江、吊脚楼、小篷船、翠翠像、小白塔;层叠错落的黛瓦灰墙就在身旁,小巧清秀的洪安小镇就在对岸;河边传来捣衣声,沿河码头青石板街上传来叫卖声、寒暄声,它们交织融汇成一首柔婉抒情的交响乐。

  站在悠然居上,不论远望近观、平远高远,还是整体局部、梗概细节,皆如“诗歌图画”。一百年前,沈从文先生是这样推介茶峒的:“一个对于诗歌图画稍有兴味的旅客,在这小河中,蜷伏于一只小船上,作三十天的旅行,必不至于感到厌烦。正因为处处有奇迹可以发现,自然的大胆处与精巧处,无一地无一时不使人神往倾心。”

  每每看到《边城》这段文字,就会感受到沈先生对茶峒的偏爱,也对他推介游览茶峒的可爱方式会心一笑……但今天从悠然居的立场和视角去重新观照茶峒,发现这座生长在边远之地的小镇的确是如歌似画,一代大师并无半点虚言。

  值得庆幸的是,一百年的光阴过去,在与时代变迁、科技发展等妥协又对抗的历程中,哪怕地名都改变了,那些专属于此处的“诗歌图画”仍然倔强顽强地留存了下来。在今天,拥有一条小船并在清水江酉水河上作三十天的旅行已是异想天开、困难重重,但幸亏还有悠然居这样的存在,它为当下的人们提供了“发现奇迹”和亲近“大自然的大胆处与精巧处”的绝佳方位。

  不仅仅有宽敞的阳台,还有楼顶露台与阳光房。

  顺流而望,是白色小塔方向,果真看见了从文先生所描写的“溪流如弓背,山路如弓弦”;溯流而观,是茶峒老码头方向,果真看见了《边城》中的方头渡船,一样的竖了一枝小小竹竿、挂着一个可以活动的铁环、约可载二十位搭客过河;还有拉拉渡,一样的在溪岸两端水面横牵了一段废缆,一样的把铁环挂在废纸缆上、引手攀缘那条缆索,一样的慢慢牵船过对岸去……一样的,这里仍然发生着如傩送与翠翠愁肠百结的缓慢爱情。

  在沈先生眼里,茶峒“一切总永远那么静寂”,而正是这“一分安静增加了人对于‘人事’的思索力,增加了梦。”

  立于悠然居上,背倚茶峒这样秀美的自然风景与厚重的人文背景,今夕何夕,恍然如梦。

胸中有山水,天井也绝美 。

  三

  丁洲,是悠然居的主人,言行举止风风火火干净利落,仍如少女一般怀揣着绚丽梦想。悠然居,便是她为梦想持之以恒开出的花朵。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丁洲从中学英语教师岗位上改行投入商海。酒店服务、物资供应、水利工程……哪里有商机,她看准了就往哪里转。不怕苦、爱折腾的她,逐渐积累了财富、积淀了人生。二十年商海潮起潮落,多少繁华人事被浪花淘尽,但丁洲始终保持内心的清醒,时刻与自我对话:“到底什么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

  新世纪之初,在完成一个长达五年的重大工程后,丁洲决定彻底结束日夜奔忙、如履薄冰的生活,开始思考财富的真正价值与生命的真正意义。

小小的天井,既有自然之美,又有艺术之美,可谓诸美皆备。

14间房,14种风格。但不论哪种风格,绝不吝啬空间。

  在那段犹疑迷茫的日子里,一次偶然,她和一群外地朋友来到了边城茶峒。清澈的河水、淳朴的居民、秀丽的风光瞬间慰藉了她那颗漂浮不定的心。那一刻,她决定来茶峒定居,摆脱世俗的羁绊,过上自在悠然、回归内心的生活。

  秉承商界女能人的作风,从买地、建房到悠然居落成,总共不到四年时间。其间,伴随边城旅游起步与发展,有责任有担当的丁洲顺势又将悠然居打造成民宿。从开始完全不懂装修,到最后硬是一个人把设计、监工、软装、采购、运营全部扛了下来。她没有放过任何细节,以“打造一个家”的信念,为所有边城寻梦者提供了一个温暖舒服的绝佳场域。

丁洲的人生如传奇,吸引无数人走进边城、走进悠然居。

来悠然居,来茶峒,换一种生活方式,与自己的内心对话,静静地享受慢下来的时光 。

  运营八年来,悠然居吸引了八方来客。客人们由此走进茶峒并爱上了湘西,有的甚至每年都会回到这里,只为再和丁洲聊一聊天,再看几眼这座边城,再觅几缕灵魂馨香。

  “在茶峒做民宿,让我收获了意想不到的尊重、信任与支持,这是金钱与财富无法衡量的。”即将走马上任花垣县民宿协会会长的丁洲内心有很多想法,她说:“边城旅游离不开民宿这出重头戏和引爆点。社会给予我的回报这么多,在未来,我也一定会尽全力推动县民宿事业的发展,为边城旅游发展奉献力量。”

每间客房的床尾垫上都摆放着沈从文先生的《边城》。置身边城读《边城》,别有一番滋味上心头。

  离开茶峒时,初春的太阳照在城墙、码头、河街上,翠翠岛的建设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经历一冬疫情与严寒,边城即将重生。想到沈从文先生笔下的哀乐人事、那些“全个身心为那点爱憎所浸透,见寒作热,忘了一切”的人们,所有梦想,都不是虚妄的梦。(备:文中引文皆出自沈从文作品《边城》)

  本版图片由 周建华 摄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石 健)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旅游攻略

湘西美景

湘西特产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