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旅游频道 > 旅游资讯 > 石 斌 | 金牛苗寨
石 斌 | 金牛苗寨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 湘西网

麻海军 摄

石 斌

在湘西武陵苗疆,有一个古老的苗寨,背靠巍巍莲花山、脚踏滔滔兄弟河,左挽神骏文笔峰、右抵荡云摩天岭,寨子正前方是茫茫的万亩梯田。这个苗寨在以“地无三里平”著称的云贵高原武陵山脉腹地,也算是一个地域开阔、田土肥沃、宜居宜业的好地方了。这个苗寨就是久享盛名的花垣县麻栗场镇金牛苗寨。

金牛苗寨是闻名遐迩的鱼米之乡。

金牛苗寨前方是一大坝梯田。这些梯田,层层叠叠,密密麻麻,一丘接一丘,一块连一块,高低起伏,错落有致地展开来,一眼望不到头。梯田面积最大的有几亩,最小只有分把面积,形状也不统一,有的是规规整整的四方形,有的是秀气妩媚的月牙形,有的是不规则的三角形……

如果站在高山之巅,俯瞰这连成一片的梯田,不管是一片葱郁或是一片金黄,都是一幅让人震撼的绝美风景,可以和云南的元阳梯田媲美。

得益于莲花山脚下的广车水库的灌溉之利,金牛苗寨的每一丘梯田都有充沛的水源,一年四季都是水汪汪的,都是旱涝保收的良田,都是种植水稻的绝佳之处。梯田,是金牛苗寨先人们披荆斩棘历经千辛万苦开垦而成的,如果没有他们世代卓绝的勤劳,没有他们历经苦难的坚韧,没有他们追求美好生活的执著,没有他们对生命的敬畏,莽莽荒野就不可能变成洋溢着稻香的丰腴之地。

所以,金牛苗寨的后人们珍惜每一丘稻田。他们精耕细作,舍得施肥,勤于管理,加上有得天独厚的灌溉之利,金牛苗寨的水稻以面积广、品质优、产量高的特点在武陵苗疆享有盛誉。

在饥荒年月,缺衣少食,有的山寨成群结队外出逃荒,有的人铤而走险为盗为匪,这些在金牛苗寨都是没有的。因为有祖上留下的万亩良田,加上自己的辛勤劳动,金牛苗寨的日子即使过得困难些,但粮食也能够果腹。凭着“家有余粮”的底气,金牛苗寨的乡亲们都能生存得有自尊、有自信。

在艰苦岁月,万亩良田是生存的依靠。平日里,要把日子过得更加滋润,也要在这万亩稻田上做文章。

每年临近端午,插秧已经基本结束,金牛苗寨的万亩稻田披上了绿装,一派生机盎然。在烟雨迷蒙中,在杜宇声声中,乡亲们将一桶桶鱼苗倒进自家的稻田。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鱼儿在稻田里无忧无虑地生长,自由自在地在田里吃着水蛭、螺蛳和其他浮游生物。随着秧苗的拔节、分蘖、开花,鱼儿就吃着大片大片的稻花,一天天在长大、长胖、长肥。因此,鱼儿就被唤做“稻花鱼”。

待到秋风送爽稻谷金黄的时节,稻花鱼也到了可以收获的时候。除了留下部分自己食用以外,这些鱼大部分被用茶油煎成鱼干、被裹上糯米放进坛子腌制成酸鱼,最后变成商品通过不同渠道销售。金牛苗寨的稻、鱼双收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经济收入,让乡亲们的生活更加宽裕。

与拥有矿藏的苗寨相比,稻田养鱼的收益实在算不了什么。可在艰苦年代里,鱼稻混养确实解决很多人的实际问题,让金牛苗寨群众的生活相对滋润。以至于在很长的一个时期内,金牛苗寨的适婚男子,在讨媳妇的时候,都比周边其他苗寨的男子有优势。因为万亩良田、万亩稻谷、万亩稻花鱼的名声,周边三村八寨的乡亲们都愿意将女儿嫁到金牛苗寨来享福。

世事变幻、岁月变迁,白云苍狗、时光荏苒,时光的脚步行进到了二十一世纪,金牛苗寨的万亩稻田、万亩水稻、万亩稻花鱼也凤凰涅槃,重现生机,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伟大工程中发挥着至关重要作用。

现在,一年四季都有游客到金牛苗寨欣赏梯田美景,一年四季都有游客到金牛苗寨购买优质稻米,一年四季都有游客到金牛苗寨品尝购买正宗的稻花鱼,金牛苗寨鱼米之乡美誉散发出无穷的魅力,推动着金牛苗寨在决战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康庄大道上越走越远、越走越稳、越走越有劲。

金牛苗寨是声名远播的崇文尚礼之乡。

金牛苗寨崇文尚礼已经成为一种传统,沉淀到金牛苗寨每一户、每一家、每一个人的血液和灵魂中。

古语云“仓廪实而知礼仪,衣食足而知荣辱”。或许是苗疆鱼米之乡的福泽,金牛苗寨的乡亲们天然地亲近斯文,天然敬重读书做学问的人,举手投足都彬彬有礼,有谦谦君子之风。金牛苗寨村民父子之间父慈子孝,兄弟之间兄友弟恭,邻里之间谦让互助,亲友之间团结友爱,这一切都是重视培养子弟的结果。

据上了年纪人的回忆,历史上金牛苗寨习文成风,蔚为大观:有钱的富户会请塾师教育他们的子弟,从小接受文化的熏陶;穷家小户也会把自家的子弟送到请塾师的富户家里“附读”。富户和请来的塾师一般都来之不拒,欣然接受。那时的金牛苗寨还有个传统:请塾师的富户承担“附读”的束脩,而且还视为一种应尽的道义和责任。

因此,金牛苗寨的子弟都基本上接受了私塾教育,文盲现象在金牛苗寨基本上没有。孔夫子提出的“有教无类”的教育理念,在金牛苗寨得到践行,取得了很好的成效。

需要说明的是,金牛苗寨的孩子们接受的私塾教育,并不是有的人想象的“读死书”。他们专攻儒家经典,兼修道释学问。通过系统教育,金牛苗寨的孩子们一般都能通过精研儒家经典扬正气,通过研修道家学问育大气,通过涉猎释家典籍化怨气。于是,金牛苗寨的孩子们身上通常呈现出勇于担当、大气包容、敦厚谦逊的品德。

金牛苗寨的士子们读书用功也是很出名的。在塾师的敦促和教导下,金牛苗寨的子弟们头悬梁锥刺骨,发奋用功,世代都有很多青年才俊脱颖而出,为金牛苗寨增光添彩。

清朝光绪年间,金牛苗寨石庭琛、石庭珪两兄弟先后考中举人,风光无限,被誉为武陵苗疆莘莘学子的翘楚。从此以后,金牛苗寨的子弟们继续焚膏继晷,效仿先贤,用湘西人的血性和苗族人韧性,砥砺前行。金牛苗寨代代都出俊杰,辈辈都有良才,这些人,或从政,或从教,或经商……遍布各行各业,灿若星辰,相互辉映,成为金牛苗寨乡亲们的骄傲。

进入新时代以来,有远见的金牛苗寨乡亲们仍然继续努力践行耕读传家的传统,继续把精力、时间放到子弟教育方面,把教育子弟读书成才视为人生最大的成功、最大的成就和最大的乐事。

现在,仅仅金牛苗寨石氏一族,通过刻苦读书在外工作的子弟就有百余人,几乎每家每户都有一两个在外面工作的人。这些通过刻苦读书走出大山的人,被乡亲们唤做“出门”人。现在,“出门”人仍然是金牛苗寨莘莘学子的“灯塔”和努力赶超的目标。

所以金牛苗寨有一个奇特的现象:虽然村里有别墅洋楼,但很多有“出门人”的家庭却往往居住在小院子里。有的住别墅洋房的人,因为外出打工赚到了钱,但是疏于对孩子的管理,孩子的学习不尽如人意。久而久之,他们放弃了督促孩子学习,却也因此陷入了深深地自责和内疚。相反,那些房屋陈旧或老旧,有的甚至破旧寒酸的家庭,很多都通过读书学习,用知识改变了命运,在山外大世界开始了新的生活。

有的人或许会说,这种崇文尚礼的行为带有很大的功利性。但是我认为,积极的教育观并不是坏事,不仅不妨碍崇文尚礼传统的发展,反而还可以帮助乡亲们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增强凝聚力。因此,这种文化、信念,是值得传承的。只要引导得当,“出门一人,脱贫一家”的社会效应就会对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甚至乡村振兴,起到稳定的长效的促进作用。

金牛苗寨是闻名远近的武术之乡。

金牛苗寨的武术就像一本厚实的古书,细说起来,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如果要追根溯源,据说金牛武术的创始人是中华人文始祖蚩尤,金牛武术源于古代苗民的体育游戏——“角抵”。

“角抵”是摔跤的前身,是一种实用性较强的攻防格斗术。蚩尤逐鹿中原战败之后,率“三苗”、“九黎”部属被迫南迁。在南迁过程中,蚩尤将“角抵”术运用于战争,取其精华,剔除糟粕,因地制宜,创造了这种适用于山地山区作战技击格斗的武功,又被称为“蚩尤拳”,其特点是拳风凌厉、招式刚猛,一招制敌、适用战阵。

近现代以来,金牛的武术分为石氏武术和向氏武术。多少年来,金牛苗寨石氏家族、向氏家族世代习武,深得金牛武术精髓,他们将蚩尤拳发扬光大,奠定了冷兵器时代金牛苗寨在武陵苗疆武林中的泰山北斗地位。

在历史的岁月长河中,金牛武术并没有故步自封,仍然和其他武术切磋交流。经过时间的沉淀,金牛武术在实践中发展,愈发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

说起金牛武术,就不能不说历史上的金牛武术。每当国家民族有难,金牛武术就会挺身而出。

明朝嘉靖年间,倭寇作乱东南沿海,朝廷征召湖广士兵抗倭。金牛苗寨的勇士精忠报国、踊跃从戎,转战东南数省,和倭寇浴血搏杀,不可一世的倭寇在金牛武术面前不堪一击,为扭转东南抗倭战局、“东南第一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清朝康乾盛世末期,武陵苗疆爆发了苗民起义,石三保、吴八月、石邓柳竖起起义的大旗之后,金牛石氏、向氏的苗族勇士们纷纷加入起义大军。金牛苗寨武术宗师石宗四担任义军武术总教头,在战争中把金牛武术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抗日战争爆发,国民革命军陆军第三十四师在嘉善血战七昼夜,虽然阵地几易敌手,但重创了日军,还拖延了日军进取嘉兴和苏州、杭州的时间,成为淞沪会战后期最成功的一次战役。在这场战役中,金牛苗寨的勇士们抛头颅、洒热血,和日寇贴身肉搏,再次让无数日寇身首异处,建立了卓著的功勋。

说起金牛武术,不能不说现代金牛武术。金牛武术是在实践中诞生和发展的,到了现代,金牛武术已经褪下了战阵搏杀的功能,回归了技击健身的定位,成了武陵苗疆人民的宝贵财富。

这些年来,武术大师石仕贞和其入室弟子石兴文等人对金牛武术进行了挖掘整理,编撰出版了《蚩尤拳》,受到了广大武术爱好者的喜爱。在挖掘整理的同时,金牛苗寨还下大力气开展了武术传承工作。

在传承武术方面,金牛苗寨的武术大师们心胸坦荡,开放包容。他们敢于刀刃内向,勇于革除囿于门派、地域局限等一切让金牛武术停滞不前的陈规陋习,对前来拜师习武的武术爱好者敞开山门,择贤授徒。

金牛苗寨的武术大师授徒,注重从严把握入口,首先是把武德教育做好。“习武先修德,习武重品性”是金牛苗寨传授武术、选择徒弟的规矩和原则,品性不端的人是没有机会在金牛苗寨学习武术的。其次是严格授徒。在金牛苗寨习武,不吃苦是不行的。师傅认真教,徒弟认真学,通过“冬练三九、夏练三伏”,通过师徒、师兄弟相互实战切磋,通过自己勤修苦练和悟性,通过个性化的教学和分阶段的考核,金牛苗寨弟子不仅基本功扎实,技击技能都能达到一定的水平,而且还得到了各级武术协会的认可,很多人都获得省级乃至国家级的拳师资格认证。第三是文武兼修。在金牛苗寨习武的子弟,师傅不但要传授武术技能,还要传授基本的国学文化,确保在习武过程中,做到“以武修德,以德扬武”。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武术大师们以身作则,践行习武正确理念,为子弟树立了“以技服人、以德服人”的标杆。现在,在金牛苗寨的弟子哪怕拥有奇技,都谦逊敦厚,没有丝毫的暴戾之气,从未发生恃技凌人有悖武德的现象,在武陵苗疆一直被人称道。

近年来,金牛武术传承事业成效显著,能人辈出,多次参加县、州、省以及周边省市区组织的武术大赛,荣获了数不胜数的荣誉。金牛苗寨的子弟也勇于走出山门,推介金牛武术,产生了诸如石岩生、石兴儒、石兴文等一大批县级、州级、省级武术传承人,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走遍中国”栏目也曾经对金牛武术进行专访并播出,让更多的人了解金牛武术,使金牛苗寨的武术旋风刮得更加强劲。

更令人欣喜的是,金牛武术现在还与时俱进,和时代对接,在金牛苗寨形成了武术文化产业链条,在助推该村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据了解,现在通过精研武术成才的武术健儿们,有的在各地武校当教练,有的开了武馆,在打响了金牛苗寨武术品牌的同时,也实现了他们的人生价值、创造了巨大的财富。“习武一人、脱贫一家”的良好效应有力地推动该村精准扶贫和精准脱贫工作,“金牛武术”现象受到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积极评价和充分肯定。

金牛苗寨,现在犹如一只不用扬鞭自奋蹄的“金”牛,乘时代东风,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征程上负重辛勤耕耘。可以预见,明天的金牛苗寨将更加美好,前程更加灿烂辉煌。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石 斌)
(编辑:孙莹)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旅游攻略

湘西美景

湘西特产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