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旅游频道 > 焦点图 > 钟佛山
钟佛山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 湘西网

钟佛山

抗战阵亡将士纪念亭

远眺

文∕图 张明华

如钟馨环响

连绵悠长

也如那圆润的山

厚实厚重

时光如果倒退两百多年,钟佛山,对于居住在永绥厅城的人来说,确实有些遥远。那时的厅城,集中在清水江与古苗河交汇处的台地上,城墙总长不过573丈6尺,加上城垣之外的民居,周围也不过3里。而钟佛山,则位于厅城西南十余里。此地形胜奇妙,源于马奇诺和佳明的两条溪水,虽源头极近却分道扬镳,中间夹着的,就是起伏的白岩山,而钟佛山,则是白岩山北麓的一个山包。之所以称之为山包,是因为它和白岩山主峰比较而言,着实矮了一大截。但从山下溪畔大竹山观之,则巍峨高俊,加之那时的白岩山及钟佛山上,全是森森古木,故而颇能引起城内人的向往。

咸丰八年(1858年),时任永绥厅同知叶永泰对钟佛山进行了首轮开发,在钟佛山东麓缓坡地修建义冢。所谓义冢,就是收埋无主者尸骨的墓地,虽薄棺薄殓,但全由政府买单,所需墓地,也由政府出资购买或由民间慈善捐赞。由此可见,那时的钟佛山,离城实在是远。

同治二年(1863年),一位僧人游方于此,见此山前有溪水、后有靠山,就披荆斩棘上了山顶。在众信众的帮助下,建立了庙宇,并命名为海灵寺。

海灵寺虽然离城较远,香客有限,但对于城中文人来说,却是多了一个去处。众多士子走遍了翠云山后,把目光投向了钟佛山。他们时常云集于此,谈论佛禅,表演诗词书画。慢慢地,钟佛山的名气大了起来,山顶的海灵寺更是名噪一时。

1934年重阳节,永绥的著名人士、曾参与革屯运动、时任省议员的宋廉泉先生登临此山,当即赋诗一首。窃以为,宋先生的登临诗,与前朝那些举人、拔贡的诗作比较而言,其情境要高出许多。其诗云:

步出城门西,钟山仰望遥。沿溪穿林进,鼓勇上山腰。路从险处转,人随转初高。林密影重透,松悬意如招。梯阶扑面起,危楼压云牢。一峰平地耸,群山环拱包。形势如钟状,险峻拟函崤。更有千年柏,独自冲九霄。七二老比丘,依此作禅巢……登高高愈好,地高人亦劳。不经攀援苦,必詈平安謷。峰平物能载,数定风不摇。犬吠寺门外,鹤鸣于九皋。大士坐不语,狂峰意嚣嚣。笑指青天外,长峰曲如桥。极目天地望,百感涌心潮。商贾市缠少,农人畎亩寥。桑麻年常好,闾阎日渐消。安怀非无术,壁垒遍四郊。外患急如火,后庭歌声飘。游罢赋乐集,寸心如火燎。兴亡责任重,莫自恋渔樵。

后来,兴建于同治年间的海灵寺多遭劫难,宋先生登临之时的“前此三十年,寺土一片焦”,是寺庙住持与广大信众“经营复经营,百事井有条”。后来,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寺庙日渐萧条,直至灰飞烟灭。

2002年,信众集资重建了海灵寺。如今登顶,有宽阔的盘山石阶供人信步漫游。林木不古,却也森森,除了秋冬落叶之时,阳光是照射不透的。临近山顶的路上,有几块小碑,记录着重建海灵寺的种种,碑文半文半白,碑刻小楷却是规范的二王笔法,细细品读,有如干渴之时畅饮凉茶,意蕴绵长。山顶寺庙的平台,是观赏日出日落的好去处,无论是旭日东升还是金鸟西翔,于拂面的山风中衣袂飘飘,不管你心中是否有佛,身后大殿里的菩萨还是和你一道,静观这天地间的变幻风云。

二十多年前,人们在东麓缓坡建了一个革命烈士纪念陵园。说是陵园,却无陵墓。山腰和山顶各建一亭,立碑纪念抗战英灵和抗美援朝牺牲烈士。

山腰为抗日阵亡将士纪念亭,六角、红瓦红柱、飞檐翘角。亭外有碑壁,左右一联,曰“全民奋起难忘并肩伸正义,恭逢鼎盛谨竖芳碑招忠魂”。亭后立一巨碑,镌刻永绥籍抗战英灵名录,花垣镇陈庆杨等21人、吉桐坪吴方明等9人、茶峒刘鸿英等11人、龙潭王镇南等3人、雅酉吴贤民等2人、长乐吴玉山等2人、吉卫田等生等6人、民乐石六秀等8人、猫儿麻正安等7人、麻栗场石光清等5人、排碧龙仕星等2人、排料施巴香1人、道二石扶华1人、雅桥文玉清1人。两旁联曰“遗留天地正气,示范古今懿行”。碑前的祭台上,不知何年月日何人置放的一柄塑料花,早已失色难辨。

从抗战阵亡将士纪念亭上行不远,有一岔道往左,沿路行,有4块碑。绕碑沿阶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一小块菜地在树林的簇拥下,郁郁葱葱。边沿的南瓜藤七绕八绕,中间的茄子、辣椒排列有序。大约菜地沙砾过多,土壤贫瘠不保水,这些菜蔬瘦瘦弱弱,没有精气神。海灵寺的翘檐在绿树中躲躲闪闪,这菜地,应该就是寺庙住持耕耘的了。

菜地北边紧靠着海灵寺的南墙,高大浓密的树林中,也有一亭隐隐约约。靠近一看,果然是抗美援朝英烈纪念亭。此亭也是六角,也是红瓦红柱,碑面正面镌刻“民族忠魂万古扬”7字,落款为县人民政府。石碑背面左右联曰“抛头颅抗美援朝忠魂不朽,洒热血保家卫国英灵永垂”,中间镌刻着花垣73位长眠异国他乡的苗汉土家儿女名姓。亭子的柱头油漆斑驳,亭内腐叶寸厚,亭外的荆棘杂草葳蕤茂盛。

数百年的光阴倏忽而过,烽火连三月的记忆已经模糊。逝者长已矣,他人亦已歌。那天,我独自一人去山顶看夕阳,蓦然回首,海灵寺的对联金光闪闪地对着我。

民国抗战时,途经永绥县城往四川去的湘川公路,就从白岩山与钟佛山之间的山坳里经过,这些为国捐躯的战士,是否就是从这里走向了保家卫国的一线?

直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这条公路依然是县城去州府方向的主通道。后来,县城扩容,公路改道,山坳的两旁就竖起了密密麻麻的民居。但是,花垣并列的两大名菜,清汤牛串皮和五五鸭子,都藏在这山坳不起眼的民居里。大凡花垣的食客,谁没有品尝过这两道菜哩。

其实,钟佛山应该叫钟覆山,不信你去瞧瞧,无论你从哪个角度看,此山都像一口悬钟。再者,《永绥厅志》中所载和上文宋廉泉先生诗中所言,皆为钟覆山。不过话又说回来,迪庆可以叫香格里拉、思茅可以叫普洱、王村可以叫芙蓉镇、茶洞可以叫茶峒,钟覆山自然也可以叫钟佛山了。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张明华)
(编辑:孙莹)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旅游攻略

湘西美景

湘西特产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