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旅游频道 > 焦点图 > 李勇智 | 酉水月夜
李勇智 | 酉水月夜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20-07-29 10:06:06 湘西网

落日余晖下的酉水。静寂的水上夜晚就要来临。

酉水河上摆渡人。

坐落在酉水之畔的村庄。

文/ 李勇智 图/ 石 健

明月照人心,月下人,心如止水,沉静澄澈。水上的一半是白银般明朗的月光,水下的一半是灰黑冰凉的沉默。月光纯粹着我的忧愁,并让这忧愁随着河水飘向远方。

2019年初夏,随着假期的到来,我、海洋、石老师三人即将分别。分别前,我们出游保靖酉水之畔的一座村庄,并在水上高地停留了一晚。这座村庄叫首八峒,背靠青山,三面环水,整个村子依靠酉水上的小舟和山后的小道维持与外界的联系。村民不多,且少壮者多数已外出务工,只剩些老弱者守候着这片水上高地。穷则思变,首八峒的留守者们也开始慢慢地寻找出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里依山面水,乡村旅游正是发展好方向。

那晚宿于岛上,因此得以遇见那样的月光,我们与月光像是分别许久后重逢的故人。眼前的那一切,不曾见过、不曾领受过。

尤记得晚饭后,我们摸索着走到河边的一棵树下,斑驳的树影在月光下随着山风浮动。我们先是被地上移动的影子吸引,随后注意到从枝叶间疏漏下来的月光。再顺着山风拂去的方向,发现不远处的河流拐角处,有一轮明月平静安然地浮在水上。依着水月向远山望去,这才和悬挂在山河之上的明月打了个照面。

午夜的河水沉静得像一面流动的水月之镜。这样的月夜,我们就停留在树影下。月光把山河堆砌成钻石和白银,月下的宝藏就这样突然呈现在我们面前,令人受宠若惊。

明净的月下是一条悠然远行、万古不变的河流,它就是酉水。河岸的这边,就是我们停留的村庄。一户人家而河而立,三五人正坐在路灯下攀谈纳凉。河岸的那边,是我们来时的公路,蜿蜒起伏,缠绕山腰。河边停靠着三五只木船,一幅宁静的月夜山河图从脚下铺展开来。

我们相互扶着上了小木船,各自坐在船舷上,各自望着撒落人间的白月光,沉默不语。几次话到嘴边,却在抬头望向明月的瞬间欲言又止。河面时而有风,船浮动,水便漾起波纹。水里的月亮时而破碎,片刻支离,稍后重圆。所有的话,此刻都变得不重要、变得多余,仿佛说出来会打扰山水的沉寂与月亮的静谧。

河对岸的公路上时有汽车疾驰,亮着大车灯,沿着从山壁凿开的公路向前滑行,直至消失在一片漆黑里。我们坐在水上,偶尔盯住划过的车灯。在灯光消失的尽头,往昔的岁月也随之向暗黑的深处延伸。不堪回首的往事,在此刻都变得平淡恍惚。

我一直以为月亮上藏着许多人的秘密。当我们的心再也装不下那些杂芜时,就会把它们放在月亮上。这样做唯一的风险就是:当月亮再也承受不住重量的时候,会从天边陨落,到那时,所有的秘密将不再是秘密。但我愿意相信,它会一直挂在天上不厌其烦地倾听一切诉说。

月光下,山风成了联系我们的唯一存在。彼时的我们正同月光倾诉着。

突然,河对岸闪出一盏渔灯,打破了月下的宁静。灯火向我们移动着,纯粹的黑是它的背景。看不清船上的人,只能断断续续地听见撑船人的竹竿撩动了水面。这时,河岸这边又多了一道亮光,光亮晃动着朝河边走来。走近了,才发现一前一后有两个人。

前面打灯的是个男人,从轮廓看,他已有些年纪。身后跟着一个年纪相仿的妇人。他们俩站在岸边,我们坐在水上。他们不说话,我们也不说话。沉默中,他们用手电筒光在我们之间来回照射。沉默了一阵子,经不住追光的船上人终于开口了:“我们在这里乘凉,坐一下就走。”记不清那个男人说了什么,妇人又嘟哝了一句:“怪,在这乘凉……”也难怪,岛上村庄里的人们,又有谁会在船上歇凉呢?河流万古不变,渔舟、月夜也是习以为常了的,水上是漂泊,土地才是归依……随后,男人熄了电筒,就剩两人的暗色轮廓立在岸边。月光下,岸上人,舟中人,一起沉默着。

河对岸来的渔船,近了。岸上的男人又打开了手电筒。两只手电光像线上的两个点,最后汇聚成一道电光。船靠岸,岸边的男人上了船,接下船篙,一边把船撑到河岸,一边问:“有鱼没?”从对岸来的男子回答:“少,没得什么。”两人的话音和夜航船渐行渐远。岸边的妇人就一直安静地站在水边等待。船到了对面,有人上了岸,打亮了停在岸边公路上的小汽车车灯,发动机响起,汽车蛇行一般快速离开;有人划船又从对岸慢慢地折回。船回来了,男人抛下绳,岸上的妇人捡了绳子把船拉到岸边,在岸边柱上系牢绳子。

随后,妇人也上了船,借着晃动的微弱灯光,她和男人一起把船上的发动机拆下来抬回家。妇人的一缕头发在弯腰时垂落到灯下。被灯光照亮的发丝暴露了妇人的年龄,白色的银发像月下的河流。大概,刚才从彼岸离开的那个男子应该是他们住在城区的儿子;留守此岸的是村里的一对老夫妻。月下,两人抬着一只发动机摇摇摆摆地上了岸,在晃悠中向一处有光亮的房子走去。

月下的我们依旧沉默,在光影移动之间,我们亲眼目睹了一场月下离别。

我们安静地坐在水上,目送消失在月下拐角处的两个有些摇晃的背影。在我们目睹这场离别的同时,自身也同样经历着离别。抬头望了望月亮,低头看了看河水,再环顾四周漆黑的山。坐了一会儿,我们也离开了。

第二天清晨,吃了早餐,村人撑船把我们送到对岸,相互告别,照着原来的路,我们也离开了。

那晚的月色和月色里的山河,沉寂与别离,让人久久不能忘怀。(作者系吉首大学法学院2017级法学专业学生)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李勇智 )
(编辑:孙莹)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旅游攻略

湘西美景

湘西特产

论坛热帖